本站唯一网址:www3.freep.cn/hot547852 加入VIP即可观看所有视频 联系:www3.freep.cn/hot547852
色福吧_哔哩哔哩

苍南碗窑景区经过改造提升

  一眨眼,国庆假期的“余额”已不足两天,你是否觉得意犹未尽呢?小布了解到,苍南碗窑景区经过改造提升,已在“十一”期间以崭新的面貌面向市民游客开放。还没玩够的小伙伴,赶紧抓紧假期的尾巴,去这座浙南古村逛逛吧!

  碗窑旧称蕉滩,位于风景秀丽的玉龙湖上游,由碗窑乡土建筑群、碗窑博物馆、手工制瓷作坊、玉龙湖、三折瀑、碗窑古道等景点组成。它是“国家AAA级旅游景区”、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、“中国民族民间建筑魅力名村”、“首批中国传统村落”。今天,我们一起走进这座原生态的百年老村吧……

  碗窑古村落始建于明洪武年间,距今已有600多年,是古民居的活化石。古村沿山拾阶而筑,从玉龙湖对岸望去,山中有村,村中有窑,有如一座重重叠叠的山城。

  自去年以来,经过一年多的改造提升,碗窑景区有了新变化,更加清丽脱俗、古色古香。与碗窑景区格调相融合的游客中心是必经之地,我们可以通过智慧旅游设施更加便利的进入景区。

  若你把车停在村子对面的观景平台,便可沿着新修建的环湖栈道一路穿梭至碗窑景区内。村内处处都是涓涓细水,走在木栈道上,触目所及便是山泉急流,清冽可见水中的游鱼细石。沿着旧石铺就的小道拾级而上,逐步深入村内……

  碗窑古村最有特色的是清式山地木构村落建筑群。陈氏祖宅是最典型的碗窑古民居:有厢房,有台门,有院落,有栏杆,有围墙,有地下室。在这里,以山泉击石为乐,以日落余晖为帘,观山观水观日落,怡然自得。

  清末民初,碗窑制瓷业最为鼎盛时,碗窑古村共有龙窑18条!在这里,制碗成为一代代手艺人的根!碗窑至今仍保留着原始制陶的古老生产方式,用手曳引的车盘,世世代代还在转动着的水车水碓!村里仍有一位手工制瓷非遗传承人坚守在碗窑,为市民游客表演手拉坯“瓷艺秀”。斑驳的岁月伴着古老的手艺,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。

  村中心有一座古戏台和三官庙的连体建筑,能渐晰碗窑百年来的盛况。古戏台系清代木构建筑,依山而建,台基较高,典雅精致,顶面那藻井上还留有戏曲故事的壁画,屋脊上的仙人走兽都依然清晰完好如初,栩栩如生,可见,保留的非常完整。这里是研究“南戏”难得的实物资料。

  戏台对面是一座富丽堂皇的三官大帝庙,它朱栏红柱,丹青重彩,中央大厅四根立柱支撑着庙宇的伞形屋顶,这是传统建筑中极为罕见的螺旋式藻井,共13旋。藻井层层描绘人物、花草,这种建筑样式通常只在宫廷中采用,在这偏僻的山村中居然能找到这种显示皇家气派的古建筑,实在令人惊讶。

  由于“三官庙”与古戏台对峙而立,通过厢房形成一个连体建筑群,可容纳1300多人同时看戏。不管刮风下雨,台上照演,台下照看。当年碗窑每月演戏2次,每年有20多次,福建、温州等地客商纷至沓来,锣鼓喧天,场面好不热闹。

  碗窑村中的镇村之宝—现存的古龙窑于清朝康熙年间由王氏建造,一直沿袭使用至今,这也是碗窑古村唯一完整保留下来的一条龙窑。龙窑由土砖拱成,洞口高度为1.5米,窑洞深7米,每只窑洞里面分三级台地状分布,沿着山坡层层叠叠,共有17级。

  烧了百年的窑壁,已经华润如玉。沿着古龙窑的台阶下行,刹那间有一种走进时光隧道穿越到了古代的错觉。路廊一侧爬满野藤的高大院墙内,一只高大的烟囱顶天而立,这硕果仅存的碗窑烟囱俨然成为碗窑古村的标志性建筑了。

  三折瀑,水源出自于玉苍山脉,每级高30—40米,瀑布飞流之下均是一泓碧潭,深不见底。水量大的时候,巨大的水帘倾泻而下,飞沫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彩虹的影子,置身其中犹似悄然坠入云中。水量小的时候,涓涓细流拾级而下,别具风韵。山间有一条蜿蜒悠长的栈道绕着三折瀑,指引着游览的方向。踏着木制的板桥,看瀑布,听水声,顿时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宁静。

  碗窑博物馆是碗窑古村陶瓷文化的浓缩,展厅分工艺馆和产品馆两个部分,陈列明初及清朝各时期民间陶瓷,展出的陶瓷实物均为当地不同年代出产的产品,包括有大圈碗、点心碗、酒壶、花瓶、菜油灯等,还有马头椅、车盘、车座椅等制陶工具,以及“碗窑的变迁”、“碗窑的工艺”等文字介绍。

  经过改造提升的碗窑景区新添加了灯光系统,照亮了整座古村,在华灯初上时,走进碗窑古村落,清幽的夜色流泻着七彩的霓裳,古老的石子路,蜿蜒的栈道,奔腾的三折瀑,都被灯光点缀得美妙绝伦,犹如一把把珍珠,洒落在古村的各个角落,光彩夺目。

  碗窑古村落在夜的装扮下,多了几分妖娆和情调。结伴徜徉在夜色中,感受一场光影的盛宴。

  碗窑是个让人逃避喧市,回归大自然清静的胜地。这里,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浑然天成,形成了一幅人文山水的自然画卷。所有来过这里的人,都会在心里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。让我们相约十一,碗窑与你不见不散!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复旦大学人类精子库男科专家江峰,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捐精志愿者,问我吧!

 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,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,问我吧!

  我是复旦大学人类精子库男科专家江峰,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捐精志愿者,问我吧!

 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,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,问我吧!

  我是南京城交院院长杨涛,城市如何应对小汽车爆炸式增长,让出行更安全顺畅,问我吧!

  我是复旦大学人类精子库男科专家江峰,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捐精志愿者,问我吧!

 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,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,问我吧!